乐活·视野:五岁孩子携勇气,登峰3000米

  看着吴敬礽(助孕/(Stanley)带儿子轶曦周游列国行山的“成绩单”,实在让人佩服,或者更淮确的说,是让大部分的我们甘败下风。   轶曦不过5岁,已经走过海拔3422米的台湾合欢山北峰、瑞士阿尔卑斯山、美国GrandTetonMountainRange等等,还未包括那些纯旅游的悠閒之旅呢,看过的风景包括高山峡谷、沙漠冰湖、火山冰川、流水森林、野生动物。要训练他助孕/他什么吗?我们问。现代父母用心教育、计划周详,每一小步都为了孩子的教育与将来。   “教育?算有吧,但我们并不刻意训练他的什么,带儿子行山,主要因为我喜欢行山。”这位爱山的爸爸说。   一段段外国的行山体验,与其说是用心铺排小儿子将来的路,不如说是“审时度势”看着办,是磨合下来的选择。教育毕竟是双方的事,在亲子教育里,父母没有必要牺牲一切,另一边,不让小朋友真心觉得有兴趣,硬要教育,最后对他可能是一场噩梦。Stanley期望的是win-win,父子能在过程里各有所得。    Stanley笑说他以前抱着“没理由因为小朋友,而影响自己的生活”的信念,但人心肉做,父母的心更是。因为一件事,他彻底放弃这“理想”。轶曦1岁多的时候,他与太太往日本旅行,把小儿子交给母亲照顾。旅行完毕回家入门前,他特意淮备好相机,预备开门一刻捕捉小儿重见父母的开心欣喜表情。谁知,迎接夫妇俩的,却是完全意料之外的反应:“门开了,他望着我们,目瞪定神,几秒不出声,然后两滴斗大的眼泪从眼眶流出,接着‘哗’一声大哭。自从那次后,我就决定,以后的旅行,都一定带他。”   世事无绝对,“一齐玩”。他调整自己的心态,如何一齐玩呢,他于是有计划地建立父子的commoninterest——“只要我的兴趣和他的兴趣一样,大家一起做大家开心的事,关系便会好。”   Stanley本身就爱行山与爬山,已经登过富士山、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峰(Mt.Kilimanjaro)等等,顺理成章便带儿子行起山来,他开玩笑地说:“儿子细小无反抗能力嘛。”但那不过是说笑,带小朋友行山,一路走来暗暗观察,发觉他也锺情这活动,而且Stanley更庆幸发现,在香港,带轶曦行山后,他会相对地变乖。   他们的行山旅行,便这样开始。   “基本上,我们的旅行,都刻意找山来走。因为我喜欢嘛。”Stanley的亲子哲学是一同参与,一起喜欢。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;游历万里路,从香港起步。轶曦只有5个月大的时候,Stanley已背着他去行山,约两岁便让他自己步行。“刚开始的时候,我们选择易走、时间短,约一个多小时的路段,现在像比较难的九龙坑山和大刀屻,轶曦都能自己走下来。”   “小朋友的脚骨力其实很好。”Stanley多番强调,小朋友个子小,负重轻,流汗较少,能走很远,“唯一注意是要保持有野做,能吸引小朋友走下去。”小朋友容易发闷,于是他对症下药,想到许多利诱孩子继续走的方法,“他喜欢执石仔,我便让他做,不过定下条件,例如行到若干距离,跑上20级……就让他执石头掉石仔;有时行到水洼,就让他踢水玩水。有些时候,我们会赛跑,或者利用模型玩具,行了一段给一组,他行完便有一具完整模型。”但Stanley提醒各位父母,小朋友始终是小朋友,喜欢玩小朋友的游戏,“白雪纷飞与浩瀚沙漠,在小朋友眼里,未必看到我们大人感受到的美丽伟大,对他们而言,沙漠是好多沙,可以玩沙;见到河,可以玩水与掉石仔。只要在大人喜爱的行程里,他找到他喜欢的玩意,他满足到我,我满足到他,各有所得,一齐玩,便会开心。这便是完美的假期。”     Stanley打开iPad,让我们看他们几次旅游下来的相片。他用上iBooksAuthor程式,製作了像杂志的画面,图文并茂,详列行程,一本本网上杂志,有澳洲、美国,甚至连未去的南美和南极都淮备好。“将来他再长大一点,便由他去完成这些未圆的旅程。”   把经验好好地记下来,能方便跟朋友分享经历与行程设计,“说实话,小朋友在4岁前,记得几多?但图片整理好了,即使忘记那次旅行,他可以把档案当成故事书来读,而他自己就是主角,印象和兴趣都更深,不会浪费了旅行。”有些父母在旅行出发前淮备了大量“上课资料”,讲解沿途文化历史等等,Stanley认同这做法,但同时也认为毋须给自己太多压力,“事后重温都可以有得益。”   转过头,问眼前的轶曦,喜欢旅行吗?喜欢行山吗?他点点头。为什么呢,我们追问。“因为会见到许多动物,在沙漠见到蜥蜴晒太阳,澳洲见到袋老鼠,在美国见到小狼(coyote)、美洲野牛(Americanbison)……”     趣味,比什么都重要,我们都做过小朋友。爸爸补充:“你问我教育意义,我们没有刻意去说什么保护环境,我相信touch、love、understand、protect。”只有接触、喜欢、了解后,才能保护。因为懂得,所以慈悲。他让轶曦接触大自然,让他喜欢动物,再透过书本或游戏等媒介,让他发自内心地保护环境。世事都是一连串的,不能抽空而谈。像旅行,像城市,也像人类与动物的关系。他在两年前买了一座地球仪,在圆圆的地球仪上,他为儿子指出去过哪些地方,动物在哪里,电视新闻上讲的土耳其在哪里,再配上YouTube等片段,展示当地特色,“这样就能把他玩过的游戏、读书、新闻、旅行经历贯穿起”。最近小孩迷上太空,“拿着spacestation在地球仪外转,便能解释太阳系;加支电筒便能解释日与夜,美国与香港的时差。”他顿了一顿,认真地说:“我发觉,地球仪就是我买过最好的玩具!”   不愿浪费2010年去了澳洲塔斯曼尼亚,问他为什么大费周章去那么远?“我的假期不多,每次约10天至两星期,去太近的地方,觉得浪费了假期。”Stanley说。   全家出动今年3月,轶曦多了一个妹妹,Stanley不再把小孩留港自己去旅行,宁愿拖男带女外游,“都系一家一齐比较开心”。   携幼同行2010年一家三口来到瑞士,在阿尔卑斯山腰远足。爸爸Stanley通常在出发前1个月才能计划行程,要看时间季节,又因为带着小孩,只去已发展国家,“选择其实不多”。